2024061901:06星期三申请收录标签云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聚焦详情页

“刘亦菲曾被霸凌”上热搜!未成年人,要关注这个“狂飙期”

新闻聚焦admin2023-05-10334

文/陈昊星

“神仙姐姐”也遭遇过校园霸凌。

近日,有网友曝出刘亦菲早年间的一段采访。她在采访中表示,小时候在国外留学,有一段时间总会遭到部分同学骚扰,“坐得好好的,突然有人过来揪一下我的头发,或是在我后背上乱画一些东西”。

在某短视频平台评论区中,也有网友自曝曾在小学时“揍过”刘亦菲。该网友称,小时候的事情又不能改变,“揍过就是揍过”。

从此次“刘亦菲曾被霸凌”上热搜,到已故摄影博主“鹿道森”遗书中多次提及校园霸凌,再到群殴未成年少女等多起校园暴力事件引起社会关注,越来越多人关注校园霸凌现象。

校园霸凌能否受到法律有效制约?未成年人若遭校园霸凌,该如何辨别处理?

校园霸凌法律法规怎么管?

早在2016年4月28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就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各中小学校(中职学校)针对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进行专项治理。

2016年11月1日,教育部等九部门又联合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一定程度上对打击校园霸凌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九条亦针对校园霸凌行为作出专门规定:学校应当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工作制度,对教职员工、学生等开展防治学生欺凌的教育和培训。学校对学生欺凌行为应当立即制止,通知实施欺凌和被欺凌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参与欺凌行为的认定和处理。对实施欺凌的未成年学生,学校应当根据欺凌行为的性质和程度,依法加强管教。对严重的欺凌行为,学校不得隐瞒,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教育行政部门报告,并配合相关部门依法处理。

中国社科院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导师、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说,涉及校园霸凌的案件,一般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以责令监护人进行教育、赔礼道歉及赔偿受害者损失为主,严重情况下会对涉案未成年人进行拘留。他提醒,要不断加强对未成年人以及监护人的法律宣传和教育,让每一位未成年人及监护人知道如何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但不可否认的是,针对校园霸凌等施虐案件我国法律中还存在一定空白,存在及时发现干预难、有效处置惩戒难、二次伤害阻断难等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青联副主席魏新就提出,要规范专门矫治机制并推动其发挥实效。针对低龄未成年人实施欺凌的行为,建议教育部门切实承担起专门学校牵头管理职责,会同公安部门细化明确适用专门矫治的校外欺凌情形,提炼发布可复制的典型案例,在法律框架内确保专门矫治机制落地落实。针对不适用专门矫治但情形较为严重的欺凌行径,在家庭教育、法治教育外,细化明确更加具有惩戒意义的措施。

如何判断孩子是否卷入校园霸凌?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从部分学校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处了解到,12岁至15岁年龄段之间的学生群体相对更容易发生校园霸凌。其中,父母离异、留守儿童、缺少父母陪伴、性格内向、身体瘦弱、人际孤立和缺乏有效沟通的学生中,产生校园霸凌受害者和施暴者概率较高。

一些家长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表示,自己的孩子曾受到过不同程度校园霸凌,但很少有孩子会主动告知,发现时往往为时已晚。那么,家长如何及时发现孩子是否卷入校园霸凌?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国家公务员心理健康应用研究中心主任祝卓宏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认为,被霸凌的孩子相对施暴的孩子,行为举止会比较明显。例如,心理和人际霸凌现象(起外号、被嘲弄、被侮辱等)行为发生后,被霸凌的孩子行为举止直观体现在情绪上,会出现行为退缩、心情低落、不愿与家长交流、不愿意吃饭、不愿意去学校等表现。

重度身体霸凌现象更不容忽视。孩子回家时常捂着肚子等要害部位、四肢不同部位有不同程度轻微淤青、衣服和鞋子有不寻常的破损和零散脚印时,家长应该立即提高警惕,在安抚孩子情绪同时及时与班主任进行电话沟通,查看当天孩子在校监控视频。务必通过法律手段,冷静地进行合法、合理解决。

反观那些施暴的孩子,其暴力倾向可能来源于自身家庭。祝卓宏举例说,在一些家长有言语或肢体暴力的家庭,或父母离异、单亲家庭和父母外出务工家庭中,孩子如果遭受过家庭暴力,过早“独立”,拉帮结伙结交不良伙伴,经常逃学、说谎、吸烟、玩暴力型电子游戏,就容易出现社会认知偏差和行为偏激,进而导致孩子出现品行障碍。如果有上述多种行为出现,有可能成为校园霸凌的施暴者。

对待校园霸凌施暴者,有心理学家给出建议:12岁左右的孩子如果暴躁易怒好“动手”,往往与即将进入青春期雄性激素分泌旺盛有关,不能简单压制,可通过开展与其兴趣匹配的体育运动项目来疏解孩子需要宣泄的体能和情绪。

同时,祝卓宏提醒,无论是被霸凌的孩子还是霸凌别人的孩子,学习成绩变化是孩子最重要的“温度计”,如果短时间出现学习成绩断崖式下降,突然出现行为改变、情绪改变、上学兴趣改变等,往往说明孩子有可能正在面临校园霸凌或正在施暴。

专家呼吁高度关注孩子心理发展“狂飙期”

日前,教育部、中宣部、中央网信办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生心理健康工作专项行动计划(2023-2025年)》,明确提出多措并举加强教师心理健康工作,支持社会力量、专业医疗机构参与教师心理健康教育能力提升行动,用好家校社协同心理关爱平台,推进教师心理健康教育学习资源开发和培训,提升教师发现并有效处置心理健康问题的能力。

有观点表示,《行动计划》的发布将助推“家校社协同心理关爱平台”在提升教师心理健康教育能力、积极探索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方面发挥更大效用。

刘昌松认为,学校老师除了教书之外,也应定期给孩子们讲一堂“生动的普法课”,在课堂上应针对校园霸凌等违法行为进行定期普法教育,加强学生们的法律和自我保护意识。

不光提升教师心理健康教育能力,家庭心理健康教育能力也同样重要。

祝卓宏直言,对于中学阶段的学生,家长、老师往往过分重视学习成绩,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忽视了心理健康教育建设。许多学校往往更看重升学率,很少注意到每个孩子的具体心理状况。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发展处在“狂飙期”,伙伴认同、自我认同是孩子的心理发展需求和发展任务,各方需要携手为孩子创造良好的“家校社”协同环境。

祝卓宏指出,学校方有责任和义务定期组织家长进行心理健康教育能力培训,形成学校、老师、家长多方联动,切实加强中小学生思想道德教育、法治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真正落实家庭教育促进法,对孩子进行道德品质、身体素质、生活技能、文化修养、行为习惯等方面的培育、引导和影响。

多位受访专家均表示,校园霸凌目前依旧需要主管部门、学校、家长以及社会各界齐心协力来共同打击和防范,社会各界应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关注,共同营造和谐欢快、蓬勃向上的校园氛围。

来源:国是直通车

相关文章